公益湃|红苹果公益:帮扶两千名服刑人员子女,无一辍学犯罪
产品消息
290
2019-01-21

2019年1月18日 澎湃新闻报道。

原文链接:http://mini.eastday.com/a/190118113045421.html

2019年1月2日,福建山城永安温度逐降,而永安监狱六监区服刑人员钟元拨(化名)心里却暖洋洋的。这一天,他和自己的两个非婚生儿子在监狱内做了DNA亲子鉴定血样采集,孩子告别多年“黑户”的愿望很快即将实现。

这场跨越高墙的亲子鉴定策划组织者是福建省教育援助协会,协会还有个更被外界熟知的名字——“红苹果公益”。这个为服刑人员未成年子女提供援助的公益组织,在2018年获得了我国政府最高规格的慈善奖项——中华慈善奖。

服刑人员子女,又被更多人称之为“罪犯的小孩”。司法部2005年的调研数据让红苹果公益的创始人林敏明至今难忘:全国服刑人员未成年子女总数超过60万,九成以上没有得到过任何形式的社会救助。而这一群体的犯罪率远高于普通人。

“没人去关心这一群体,社会就存在60万颗‘炸弹’隐患,随时可能被引爆。”林敏明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说。

2014年6月,红苹果公益正式注册成立,帮扶工作带来的社会效益使其也获得了监狱部门的支持。截止2018年12月底,红苹果公益已在福建全省监狱系统铺开,19所监狱设立了分支机构,登记的志愿者900多名,其中将近70%的志愿者都是警察。

令林敏明最为自豪的是,在册帮扶的2143个服刑人员未成年子女中,还没有一个出现辍学和犯罪的情况。

帮“罪犯的小孩”?歧视、质疑不断

“有那么多人需要帮助,为什么要去帮罪犯的小孩?”林敏明在最近一场公益直播宣讲中,弹幕中不断出现了网友这样的质疑。其实,从红苹果公益成立以来,这样的质疑声一直伴随在他左右。

林敏明是福建省司法警察训练总队的一名教官,从警近20年。福建各个监狱的民警如果到总队培训,可能会成为他的学员。林敏明对参训学员要求严格。学员们都叫他林老师、林队。

在筹备“红苹果公益”前,林敏明已经参与贫困山区儿童助学的工作三年多。2012年底,不少监狱民警向林敏明提出服刑人员子女帮扶的可行性。通过查询公开资料后,他发现国内竟然还没有专门关注服刑人员子女的社会组织。

司法部曾在2005年开展“监狱服刑人员子女未成年子女基本情况”调研工作。调查显示,在监狱服刑的156万在押犯中,服刑人员未成年子女总数超过60万人,94.8%服刑人员未成年子女没有受到过任何形式的社会救助。同时,未成年子女犯罪率远远高于全社会未成年人犯罪率。

2013年起,林敏明利用周末拜访了100多户服刑人员家庭。和资料数据相比,现实的情况更让他震撼和忧心。

福建省女子监狱有一个服刑人员兰兰(化名),入狱前在福建南平的一个餐厅打工,因为性格内向,工作过程中常与自己的同事发生摩擦,矛盾长期积累。有一天,她在被人辱骂之后,抄起案板上的菜刀砍死了同事,最后被判决为死缓。她的家庭成了林敏明们第一次的走访对象。

2013年年底,林敏明和志愿者的车子开进村子,找路人问兰兰家的住处。林敏明对村民称,自己是社会爱心人士,听说这个家庭贫困过来帮扶。

“去这家干吗呀?孩子的妈妈杀人啦!你们可以帮其他小孩啊。”村民不愿意指路。

最终,林敏明通过学校才找到那户人家。而孩子爷爷在知道他们的身份后,就把他们赶出来,说“我家里没有这样的人!”走访结束后,这家人还各种方式通过他人打听、追问林敏明的身份。

“孩子是无辜的,社会需要对他们有所关心和支持。他们也是受害者,社会上对服刑人员有歧视,但是作为我们司法人员不能有歧视。”林敏明觉得这事必须得做。

“约谈100次,不如参加一次红苹果亲情拓展营”

随着工作开展的深入,林敏明感受到服刑人员子女在社会上遭到的歧视无处不在。

以前开展贫困山区助学,在社会上很容易筹集到款项,而愿意为服刑人员子女捐款的社会人士寥寥,一些知名的网络众筹平台上甚至无法发出服刑人员子女筹款项目的信息。

林敏明逐渐还发现:这些孩子最需要的不只是经济上的帮助,还有心理上的关怀。面对来自同学、邻居、朋友的歧视和嘲笑,很多这样的孩子都是在仇恨、嫉妒和失落中成长起来,也更容易走上违法犯罪的道路。

在红苹果公益收集的服刑人员提交的愿望里,写的是最多是希望给孩子提供“普法”和“心理”援助。

“给这些孩子提供心理辅导和法律援助,不但能促进孩子身心教育,也能促进社会治理与建设。”林敏明说。红苹果公益成立了一个专家指导委员会,细分为心理帮扶组、社会工作组和法律援助组。林敏明聘来10多名心理咨询师志愿者,以及儿童心理学、认知心理学等专业的导师,给志愿者进行培训。

过去四年多,林敏明的行动也获得了监狱系统的认可和支持。2016年11月,福建省监狱管理局特意下发了一个支持性红头文件,即《关于扶持省教育援助协会(红苹果公益)的意见》,倡议全省各个监狱成立教育援助中心。

很快,福建多个监狱设立了红苹果公益的分支机构,越来越多民警成为志愿者参与到帮扶工作中来。红苹果公益的亲情拓展营也成了监狱系统的管教活动之一。

红苹果公益协会副会长尤春华介绍,与常规的隔着玻璃的亲属会见不同,在红苹果公益的亲情拓展营里,服刑人员可以和孩子近距离地互动,比如拥抱、牵手、协作完成游戏任务等。

尤春华印象最深的是泉州监狱的一场亲情见面活动。有一个环节是由3〜6岁的孩子引导背着蒙着眼睛的爸爸走过一条设有障碍的道路,在这个环节快结束的时候,一位服刑人员突然举起手说:“我能不能也背背我的孩子?”

他的孩子已经15岁了,个子比他还高,怎么背?但是这个服刑人员还是坚持背上孩子走那条路,久久不肯放下。后来他告诉志愿者,孩子3岁的时候他就被抓了,12年没有再见过孩子,没有抱过、摸过孩子了。

尤春华介绍,这个服刑人员之前被判死缓,现在已经改成无期。活动结束后,他表示,自己也有了动力为孩子努力改造,争取早点回家。

福清监狱监狱长林明飞曾对媒体表示,对服刑者日常管理,“约谈100次的效果,都不如让他参加一次红苹果的亲情拓展营”。

帮扶2143人未发生辍学犯罪,期待全国推广

在福建闽北一乡村,林敏明走访时发现一家服刑人员子女符合精准扶贫和上低保的条件,但却没被纳入范围。

“他家里有人犯罪了,罪犯的小孩怎么能享受低保。”村干部以此为由拒绝将其纳入低保范围。

“这算株连九族么?国家哪一条规定说服刑人员子女符合条件的不能享受低保?”林敏明不解的问道。在林敏明一再争取下,村干部才不情愿得为其办理了低保。

据林敏明描述,许多服刑人员家庭生活在贫困线以下。但是村、县往往“戴着有色眼镜”,不愿意把这样的家庭列在困难名单里。“农村根深蒂固的思想,认为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

在入户探访中,林敏明发现,不少服刑人员子女是“黑户”。有的是因为父母在羁押过程还未来得及申报,有的因为超生多胎。

服刑人员子女的落户,比一般家庭程序上要更加繁琐。比如,亲缘关系的确定,需要和监狱沟通,到监狱内进行抽血,再进行亲子鉴定。而鉴定又需要一笔费用,一些困难家庭承担不起,索性直接放弃了落户。

福建闽南一户服刑人员家庭的老人,因为对程序不熟悉、政策不了解,跑了12次户籍管理部门,还是没能解决孩子的户口问题。最后,在红苹果公益的法律援助组和媒体记者协助下才得以解决。

红苹果公益成立至今,他们已经帮助近百名孩子解决了“黑户”问题。

“作为社会组织,除了发挥自身的监督职能外,我们还有一个重要的作用——唤醒功能,即通过社会力量唤醒各个部门的自觉意识,让他们自觉履行自身职责。”林敏明说道。

经过几年摸索,目前红苹果公益已经形成了“监狱+司法+教育+社会组织+民政”五位一体的运作模式。监狱系统在经过培训以后可以实现自运行;教育即利用基层的教师志愿者群体,解决孩子没有人陪伴的问题;司法主要发挥协调作用,比如帮助孩子解决户口问题、帮助服刑人员解决就业问题等;民政部门则主要发挥兜底作用,保障基本权利。

截至2018年12月,“红苹果公益”共援助6156人次,服刑人员未成年子女帮扶覆盖至全国451个县市;挽救了辍学儿童35人。到目前为止,在册帮扶的2143个未成年人当中,没有发生辍学和犯罪的现象;帮扶后出狱的服刑人员没有一个再犯罪。

对于2019年的计划,林敏明介绍,目前已经和陕西师大建立起合作,接下来会开展对服刑人员子女的研究分析,为社会、政府帮扶这类人群提供更加专业性的建议。同时,一些省份的监狱部门也开始与林敏明接触,未来有望在全国其他地方推广红苹果公益模式。

平台动画 产品招募